親,雙擊屏幕即可自動滾動
26.無形魔影.小偷和半神
一本讀|WwんW.『yb→du→.co
    在荒蕪的囚籠星球中,梅林和皮特羅正躲在一處地下的溶洞之中,這里的環境同樣很糟糕,沒有水,連空氣中都帶著荒蕪和絕望的氣息。

    但最少比地表之上已經徹底被流沙覆蓋的世界好多了,這個世界的體積要比地球小很多,通過梅林的觀察,這個世界的面積可能只有北美的2倍大小,是不折不扣的小型世界。

    而在沒有風沙的侵襲之后,貝奧武夫就很乖的又變回了之前的修身風衣,梅林撥了撥自己的碎發,從口袋里取出椅子,坐在溶洞入出口,伊卡洛斯的鏡片上投射著無人機傳回的畫面,在風沙中,這些溫斯頓做出的小家伙們行動的非常艱難,它們拍攝的畫面也非常模糊。

    梅林的意識還連接著以極快的速度在囚籠星球上空飛行的渡鴉之靈維克特,在實力成長到現在這個地步之后,他和維克特之間的精神聯系已經被大大拓寬,只要魔力能支撐住,維克特幾乎可以悠閑的飛遍整個世界。

    “蜂巢到底是個什么鬼?”

    在梅林身后,精赤著上身的快銀一邊抖落著衣服中的砂礫,一邊滿臉不爽的問到:

    “我只是聽水晶提過幾次,它似乎很恐怖?”

    “那是異人的暴君,你可以理解為一名弱一些,也沒有太多特殊能力的邪神。”

    梅林同時維持著維克特的鏈接,還觀看著眼鏡鏡片上傳回的畫面,這對于他來說并不算是沉重的負擔,因此他回答了快銀的問題。

    “3000多年前,蜂巢被流放到這個世界,我猜,那時候這個世界上還是有生命,但現在,你看看,這里只剩下了一片絕望的沙漠。”

    “它吃掉了這個世界的所有活物?”

    快銀穿好衣服,以一個好奇寶寶的姿態盤坐在梅林身邊,他回頭看了一眼被放在溶洞另一側的水晶,那讓他心潮澎湃的漂亮姑娘就像是睡著了一樣,不再像之前那么元氣滿滿,但沉睡時的水晶,卻也有了一種更安靜的氣質。

    “吃掉...不。”

    梅林說:

    “據我所知,蜂巢沒有食人的習慣,但你也可以這么理解,反正它活了3000多年,肯定是一直在掠奪生命。至于那種掠奪的方式,我想你不會愿意親眼看到的。”

    “你似乎知道很多?”

    皮特羅撥了撥自己拉風的銀灰色頭發,他看著梅林,他說:

    “你到底是做什么的?”

    “這個保密。”

    梅林瞥了一眼快銀,他說:

    “我知道也不多,基本上都是從異人那里聽來的,而且我很懷疑,就算是異人,對于蜂巢也并非全知全能的了解,這些傳言沒準還有些謬誤,時間畢竟已經過去了3000年,很多故事都變成了傳說,而傳說又被當成了神話。真是糟糕...”

    他就像是故意嚇唬年輕人快銀一樣,他慢條斯理的說:

    “另外,我有些事情要告訴你,快銀小朋友。蜂巢是不會寄生異人的,所以如果我們遭遇到了那家伙,水晶是沒有危險的,但你和我...會被它當成食物,嗯,看你這么鮮嫩可口,沒準它會先吃你,然后再吃我。”

    “嘁。”

    快銀不屑的撇了撇嘴,他說:

    “你以為我會被嚇到嗎?而且就算遇到它,我也可以跑,你絕對沒我跑得快。”

    “呵呵”

    梅林的手指在手腕的黑色手環上拂了拂,他說:

    “那可不一定啊。”

    大概是被梅林那陰測測的語氣弄得心里有些發慌,快銀忍不住說:

    “這個世界這么大,我們也許可以找到一個安全的地方,我的意思是,離那個邪神遠一點。”

    “如果真有這么簡單就好了。”

    梅林的表情變得嚴肅了一些,他輕聲說:

    “傳說中蜂巢可以以寄生蟲的姿態存活,如果傳說是真的,那就意味著它可以同時出現在這個世界的很多角落...我甚至懷疑,它現在就在我們周圍的空氣里,在看著我們,在等待著機會...別動!”

    梅林突然喊了一聲,讓環顧左右的快銀的身體呆滯在原地。

    年輕人一動不動,他看著梅林伸出手,操縱著飄散的黑霧,從他銀灰色的頭發里捏出了一樣東西。

    那是一只古怪的蟲子,很微小,肉眼都看不到,梅林依靠靈視和伊卡洛斯的視覺放大才勉強捕捉到它的身影,那玩意在黑霧中跳動著,下一刻就被從內部點燃的火焰焚燒干凈。

    “我不能確定那蟲子是不是蜂巢,但這里不能待了。”

    梅林站起身,一縷灼熱的地獄之火擦著他的皮膚流遍全身,就像是火焰的洗浴一樣,在他身前,快銀也經過了一次烈焰的洗禮,這年輕人總算還知道這是梅林在幫助他“消毒”,但那灼熱火焰的跳動,依然讓他感覺到毛骨悚然。

    在地獄之火消散的那一刻,梅林表情嚴肅的對快銀說:

    “帶上水晶,我們走!”

    ——————————————

    “哈!”

    漫漫黃沙中,用面巾遮著臉來阻擋風沙的戴安娜女士揮起戰劍,將眼前那從沙漠下方爬出的古怪白骨一劍劈散。

    就如同她腰帶上的真言套索一樣,女半神手中的長劍也并非凡物。

    她手中那把古樸的希臘長劍名為“火神之劍”,是一把由希臘傳說中的火神以及巧匠赫淮斯托斯打造的,鋒銳無雙,極其堅固的利劍,而且經由戴安娜體內的神力延展,這把利刃之上還能覆蓋如火焰一樣的能量。

    在遮天蔽日的沙塵暴中,戴安娜以標準的劈砍在不斷復蘇的亡骨中大砍大殺,但凡被她砍倒的骸骨都會被灼熱的神力點燃,變成一團團灰燼隨風飄散。

    這些亡骨毫無威脅,哪怕戴安娜站著不動讓它們進攻,它們也無法傷害到女半神,但真正的問題不在于這些脆弱的亡骨,而在于隱匿在風沙中的古怪家伙。

    就像是一個如影隨行的魔影一樣。

    在戴安娜墜落在這世界上的時候,她就感覺到了有個無法形容的邪惡意識在注視著她。

    這是半神的直覺,在以往的戰斗中,這種直覺拯救了戴安娜很多次。

    戴安娜手持劍盾,站在漫天飛舞的黃沙之間,她警惕的看著四周,也不知道是不是幻聽,她甚至聽到了一陣低沉的,若有若無的笑聲。

    “邪惡的東西!”

    半神對于眼下這種情況并不陌生,在第一次世界大戰時,她第一次進入人類世界,對抗自己邪惡的兄長,希臘諸神中的戰爭之神阿瑞斯的時候,她也曾經歷過很相似的場景。

    她知道面對這種躲起來的混蛋,該怎么保護自己。

    女半神將火神之劍掛在腰間,將神力護盾背在身后,她舉起雙臂,在風沙漫卷之中,她用力將雙臂上的銀色手鐲碰撞在一起。

    “轟”

    神力的光輝,那藍色的,如閃電一樣的光輝從銀鐲碰撞的火花中翻騰而出,就像是梅林用地獄之火焚燒寄生蟲一樣,在這舞動的,劇烈的,帶著強烈的凈化力量的閃電火焰的揮灑中,戴安娜體表那些不可見的寄生蟲,也在能量的洗滌中被一掃而空。

    半神神力的爆發是非常強大的,舞動閃電沖入天際,將旋轉不休的沙塵集散,伴隨著沉重的沙土洋洋灑灑的落回地面,這片沙漠中的陰霾就被短暫的驅散了。

    蜂巢是恐怖的,它可以隨意寄生任何生命,但這不代表著它的邪惡能力對于一名真正的半神也能起效。

    “嗚嗷”

    在沙塵散盡的那一刻,戴安娜恍惚間聽到了一聲渡鴉的嘶鳴,她抬起頭,就看到一只古怪的,由暗紅色能量組成軀體的龐大渡鴉,正收攏著翅膀,落在她眼前沙漠的亂石上。

    這是個靈體!

    真罕見,在這個該死的,一片荒蕪的世界上,居然還能看到這樣純粹的靈體。

    雖然在某些凡人眼中,渡鴉意味著不詳,但戴安娜女士卻挺喜歡這種象征勇氣的生命,那靈體渡鴉歪著腦袋看著她,似乎在辨認她的身份。

    戴安娜則佩戴著劍盾上前一步,她看著眼前這漂亮的,每一根羽毛都像是紅玉一樣的靈體,她伸出手,試圖觸摸它。

    但下一刻,一個讓戴安娜咬牙切齒的聲音卻從渡鴉的嘴里發出。

    “嗨,別隨便碰我的鳥,女士,它不喜歡被陌生人觸摸。”

    “是你!小偷!”

    作為一名半身,戴安娜的記憶力非常非常好,她清晰的記得每一個招惹過她的家伙,在梅林的聲音響起的瞬間,戴安娜就揮起一拳,打向眼前的靈體渡鴉。

    而維克特則發出了無辜的叫聲,拍打翅膀,躲開了半神這一拳。

    那叫聲似乎是在說...

    你們之間的恩怨,為什么要拿我發泄?

    “冷靜一點,戴安娜女士。”

    梅林通過維克特的雙眼,終于確認了眼前這個墜落的半神,確實就是一年前,被咕咕送入月球的那個希臘女武神。

    唉,這個世界說大也大,說小也小,地球上這么多人呢,為什么偏偏就把她也扔進了這個世界里?

    “我們之間的事情可以稍后再說,我的意思是回到地球之后我們可以慢慢談。”

    梅林的聲音通過渡鴉傳遞到女半神的耳中,他語氣低沉的說:

    “你也感覺到了,對吧?那個躲在風沙里的家伙...”

    “嗯。”

    戴安娜并不魯莽,她身經百戰,早已經知道必要的時候是需要放下內心的成見,與其他人合作的。

    她對眼前的渡鴉說:

    “它很煩,就像是個十足的小人,只知道躲在暗處窺視。它可以控制一些寄生蟲,躲在風沙中襲擊其他人,很小,幾乎看不到,我懷疑那種蟲子就是它的載體,但那些蟲子對我無效,你要小心一點。”

    “我也發現了這一點,水晶和快銀和我在一起,女士,跟著維克特,它會把你帶到我這邊來...我有些事情要和你商量一下。”

    “說吧。”

    戴安娜女士邁開腳步,以極快的速度跟著身前的渡鴉,在一望無際的廢墟沙漠中奔行,即便是在劇烈的奔跑中,她的語氣依然平靜,她問到:

    “有什么事情?你是打算尋找離開的路嗎?”

    “不,離開這里只是小問題。”

    梅林用精神鏈接的方式對戴安娜說:

    “我擔心的是后面跟來的人...水晶是異人王朝的公主,皮特羅也有個據說實力強大的姐姐,而我...我有很多朋友,他們肯定會想辦法來尋找我們,我的意思是,他們并不了解這個世界里隱藏的威脅,而蜂巢已經知道我們的存在,我擔心它會以此布下陷阱。”

    “啊,你們都有人找,都有人關心。”

    戴安娜預期古怪的哼了一聲:

    “就我是可憐的孤家寡人...好吧,我承認,你說的有道理,那你準備怎么辦?”

    “見面再說吧。”

    梅林回答道:

    “我想一位半神應該不只是擁有肌肉...我的意思是,現在的情況下,我也需要你的智慧,戴安娜女士。”

    戴安娜不再回答,在這荒蕪的沙漠世界中,她背負著劍盾快步沖向梅林所在的位置,在昏暗的陽光下,她的身影被拉的老長。

    在她身后,那已經被擊潰的沙塵暴又一次卷起,就像是荒漠中的無形魔影一般。

    它也許并不如梅林曾面對的敵人們那么強大,但它毫無疑問有自己的生存方式,也有屬于自己的致命武力。

    它需要等待,耐心,耐心的等待。

    另一邊,在地球上,距離梅林四人失蹤的時間已經過去了2個小時,后續趕來的眾人將黑石轉移到了英格蘭海峽之外的一個無人小島上,他們準備再次打開黑石,把失蹤者們接回來。

    梅林這方的代表是戴蒙,其他人都沒有出現。以及收到消息趕過來記者克拉克,他還穿著工作用的西裝,帶著眼鏡,顯然是請假過來的。

    克拉克身邊站著旺達,旺達對面是黑蝠王和美杜莎,還有大狗破傷風。

    人并不多,但都是精銳。

    “所以,你們其實有辦法能重新打開這塊石頭?”

    變種人旺達看著頭發很顯眼的美杜莎王后,她說:

    “石頭那邊是什么?”

    “一個荒蕪的絕望之地。”

    美杜莎王后和黑蝠王交換了一下眼神,回答到:

    “黑石是通過能量震動的頻率來打開的,我的陛下能打開它,但不能所有人都過去。蜂巢的感染對于異人和普通人都是致命的,所以過去的人越少越好,越強越好。”

    “你們不是要去殺死蜂巢,那幾乎不可能做到,你們要以最快的速度帶著他們從那個世界返回...拖得越久,他們就越危險。”

    “我去吧。”

    克拉克伸手摘下黑框眼鏡,他說:

    “我的血脈...嗯,比較特殊,我不覺得那個蜂巢能感染我。”

    “我也去,我弟弟在那邊。”

    女變種人旺達上前一步,她說:

    “我也有足夠保護自己,以及幫助你們的能力。”

    “蜂巢對于異人的控制是無解的,因此,我們不能過去,所以就拜托兩位了。”

    美杜莎王后伸手撥了撥自己直達腳跟,如披風一樣的長發,她看了一眼身后的破傷風,她說:

    “破傷風可以帶數個人傳送,它會和你們一起去,找到他們,然后以最快的速度帶他們回來。”

    “等等!”

    戴蒙伸手制止到:

    “那條狗,也是異人,對吧?它也會被那個什么蜂巢控制...這太冒險了,就像是去送死一樣。”

    半魔摩挲著下巴,他說:

    “這個任務,還是交給我們的人來做吧。”t21902181
开码现场直播开奖结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