親,雙擊屏幕即可自動滾動
第一百六十九章 王庭內部(周一求推薦票月票)
一本讀|WwんW.『yb→du→.co
    那兩具人形骸骨一個不超過一米九,一個不超過一米八,看起來普普通通,卻給灰霧之上的克萊恩帶來了難以想象的沖擊。

    這一刻,他就仿佛回到了目睹光門與“蠶繭”的時候,雖然情緒并不相同,但震撼幾乎沒有區別。

    “這,這不是巨人的尸骸……這絕對屬于人類……巨人王奧爾米爾的父母是人類?”克萊恩的瞳孔猛然放大,似乎想看得更清楚一點。

    可無論他怎么觀察怎么審視,都難以從那兩具灰白骸骨身上發現巨人的特征:

    他們四肢比例正常,頭骨有兩個眼窩,絕不是未成年的巨人!

    短暫的沉默后,克萊恩拿著“海神權杖”的手再次放低,腦海內閃過了一個又一個念頭:

    “也許不是血緣上的父母……也許,巨人的始祖巨人的源頭就是人類……在混亂瘋狂的第一紀,部分人類融合非凡特性,異變成了殘忍嗜血沒有理智但具備繁衍本能的巨人?他們的后代一方面遺傳了身體上的特點,一方面逐漸找回了精神上的正常,于是穩定為了野蠻血腥的異類種族,這里面,巨人王奧爾米爾是第一批異變者,但卻在某種程度上保留了一定的理智,于是成為了古神?這一切的源頭真像神話傳說那樣,是最初那位造物主?

    思緒沉淀為猜測后,克萊恩一邊浮想聯翩,一邊產生了更多的疑惑:

    “為什么巨人王要將‘衰敗森林’劃為禁忌之地,不讓任何生靈入內?

    “祂不希望巨人源頭是人類的事情被知曉?

    “可真要這樣,直接火化掉父母的尸骨就行了,根本沒必要那么麻煩……而且,那強烈的愧疚感又是怎么回事?

    “誰打開了那個墓穴?擊殺了巨人王的遠古太陽神?活了下來的‘晨曦之神’巴德海爾或者別的巨人王庭從神?

    “還有,既然巨人的始祖是人類,那精靈、血族等人形超凡生物的呢?巨龍的始祖其實是蜥蜴?

    “第二紀前中期,類人陣營與異類陣營的對抗是不是有各自源頭不同的因素?”

    礙于沒有足夠的線索和資料,克萊恩難以做出任何判斷,也無法想到更多的可能,只好強行收斂住思緒,將注意力放回了白銀城探索小隊身上。

    此時,“獵魔者”科林率領著洛薇雅、戴里克等人已抵達那石碑前方,看見了墓穴里的尸骸。

    他們同樣陷入了難以言喻的沉默,好一陣子無人說話。

    終于,戴著赤紅手套的約書亞猶豫著開口問道:

    “這就是巨人王的父母?”

    在這位白銀城的“黎明騎士”看來,那兩具尸骸的身高委實不像巨人,甚至還比不過自己剛成年那會。

    若說是年幼的巨人,身材比例和五官情況也不符合。

    約書亞的問題回蕩于周圍,一時竟沒誰回答。

    隔了好幾秒,“獵魔者”科林才緩慢開口道:

    “所以才是秘密。”

    他沒有提自己的想法和猜測。

    “……這是不是說明巨人其實是人類的一個分支,是非凡特性異變帶來的分化?”有著酒紅色頭發的安提爾娜聞言,若有所思地說道。

    巨人始祖是人類?戴里克被這個可能震得有些腦袋眩暈,總覺得兩者之間實在相差甚大。

    念頭一轉,他想到了失控的同伴們,尤其是“巨人”途徑那些,隱約間又認為不是沒有這樣的可能。

    ——那些失控者往往變得異常巨大,膚色全部染上灰藍,眉心裂開巨大縫隙,吸聚兩側眼睛。

    “或許。”“獵魔者”科林簡短地回應道。

    白銀城探索小隊的成員們又一次沉默了下來。

    這樣的氣氛里,戴里克看了“牧羊人”長老洛薇雅一眼,發現這位“六人議事團”成員臉色平靜,不沉凝也不恍惚。

    這時,“獵魔者”科林環顧了一圈道:

    “以兩到三人為一個小組,搜尋周圍區域,看有沒有別的收獲。”

    探索小隊眾人隨即回過神來,按照首席的吩咐,謹慎地開始探索。

    可惜,這片“衰敗森林”除了樹木、石碑和墓穴,什么有價值的事物都沒有。

    沒再耽擱,戴里克和海因姆互換了身上的封印物品,以免自身的非凡特性被“無暗十字”排出。

    然后,他們跟隨“獵魔者”科林,走出“衰敗森林”,繞過山壁上凸出的一塊巨石,找到了那個高足三十米的巨大洞穴。

    洞穴之外,原本有塊石碑,此時已粉碎坍塌,長出了雜草。

    橘紅的黃昏光芒照耀中,這有著說不出的衰亡凋敝感。

    進入洞穴,白銀城探索小隊沿風化已久的石板和剝落殆盡的壁畫,行走于枯敗的荒草和粗糙的砂礫之間,異常警惕地往前探索著。

    他們每走一步,都會感覺生命愈發衰微,水分在不斷流逝。

    不知過了有多久,白銀城探索小隊終于看見了一扇敞開的灰藍大門。

    大門兩側,散布著一塊塊鐵黑色的碎片,似乎屬于某種盔甲。

    “這里原本應該有守衛。”“獵魔者”科林簡單說了一句,拿出瓶藥劑,咕嚕喝了下去。

    他淺藍色的眼眸迅速染上了一層暗黃,瞳孔內凸顯出了兩個墨綠色的復雜符號。

    仔細觀察了灰藍色大門一陣,他點了點頭,邁步走進了黑暗的廳堂。

    所有人都通過大門,來到里面后,那大廳仿佛被無形之手拉著,于哐當的聲音里,飛快往上攀升。

    十幾秒后,這大廳停止了上行,門外出現了一座石柱撐起的宏偉殿堂,似乎是守衛們的居所。

    戴里克下意識就左右觀望起來,目光掃過了殿堂內的種種事物,看見了兩幅有著古代特色的壁畫。

    一副壁畫的主角是穿銀色全身盔甲,散發明顯光芒,眼眸位置凝縮有一團晨曦的巨人,另一幅的中央側身站立著位留深棕色長發,上皮甲下長裙的女性巨人,她托著麥穗、果實等物,周圍是豐收的田地、清澈的湖水、結果的樹木和鮮艷的蘑菇。

    “晨曦之神”巴德海爾……“豐收女神”歐彌貝拉……戴里克有所明悟,幅度很小地點了點頭。

    他隨即收回目光,看見首席正注視著那代表“豐收女神”的壁畫,表情保持著之前的那種沉凝。

    首席是在希望白銀城也能有真正的“豐收”?戴里克邊若有所思地想著,邊按照“牧羊人”長老洛薇雅的吩咐,和其他人組成小隊,搜刮起這里有價值的物品,并檢查是否有隱藏的通道。

    大概七八分鐘后,他們集合起來,跟隨首席科林.伊利亞特來到了這座殿堂的大門處。

    科林.伊利亞特將手中兩把直劍插到了身前石板的縫隙里,伸出雙手,按在大門兩側,只是一個用力,就讓它聲音沉重地敞開了。

    橘紅而絢爛的黃昏光芒無聲無息照了進來,白銀城探索小隊之前遠遠看見的那座座宮殿、重重高塔以極有沖擊力的態勢映入了他們的眼眸。

    那種巨大,那種恢弘,那種史詩感神話感,由于距離拉近到了極點,更加鮮明,更加震撼,讓所有人都下意識屏住呼吸,忘記其他,沉浸在了這樣的風景里。

    灰霧之上的克萊恩同樣如此。

    這就是屬于巨人一族的王庭。

    這就是真正的神國。

    過了十來秒鐘,“獵魔者”科林拔起雙劍,半轉身體,對“牧羊人”洛薇雅道:

    “試一試兩邊道路的情況,我不太看得清楚。”

    他眼中兩個墨綠色的符號正在緩慢消散。

    洛薇雅“嗯”了一聲,上前兩步,來到了門口。

    外面是一個左右都有階梯的平臺,前方豎立著灰白石柱組成的護欄,正對著這片區域最高大的那棟建筑,那里有一扇巨型藍灰色大門,兩側似乎銘刻著數不清的神秘符號,極為莊嚴。

    走廊、階梯等事物則將層層疊疊的宮殿和高塔串連在了一起,大氣而華麗。

    洛薇雅銀灰微卷的頭發漂浮了起來,地上沐浴著黃昏光芒的石塊隨之凸起,聚合成了一個灰白的人偶。

    這人偶沒什么靈性,就像被操縱的傀儡,邁步走向了左側。

    它沿著階梯,在濃郁的橘紅光芒中,一層層下行,幫助探索小隊確認著情況。

    突然,它的身體頓住了,一道道細密的銀光從內部迸發,讓它變成了無數碎塊。

    “牧羊人”洛薇雅沒有驚恐,按照剛才的步驟,又制作出了另一個石人,讓它往右行去。

    這一次,那石人一直走到了階梯的盡頭,停留在了下方宮殿的門口,途中沒發生任何意外。

    “獵魔者”科林全程專注旁觀,直到此時才開口道:

    “我們走右邊,但同樣要小心。”

    雖然沒試探出什么危險,但他用非凡能力無法看出實質狀況這件事情本身就能說明很多問題。

    有了這樣的提醒,戴里克等人的精神愈發緊繃,三人成組彼此互助地開始緩慢下行。

    沿那高高的階梯走著走著,戴赤紅手套的約書亞突然聽見身后傳來了一陣噠,噠,噠的聲音。

    這就像是有個人在緩慢地,安靜地跟隨他們。

    而他們背后的“牧羊人”長老洛薇雅此時正處在側方,用眼角余光可以看見,那腳步聲絕不是她發出的。

    約書亞心生涼意,忙沉聲說道:

    “我背后有腳步聲。”

    洛薇雅側過腦袋,讓那個五米左右的銀色騎士身影浮現在了身前,用赤紅火焰般的眸光打量起約書亞的背后。

    幾秒的安靜后,這位“牧羊人”長老搖了搖頭:

    “什么都沒有。”

    PS:周一求推薦票月票~t21902181
开码现场直播开奖结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