親,雙擊屏幕即可自動滾動
第1680章 紫色珠花
一本讀|WwんW.『yb→du→.co
    月神臉色一變,揮手一道白茫茫的力量,擋住了星魂的手。

    星魂翻身后退,站立穩當,一臉邪笑的看著月神。

    “這小姑娘,不是你能動得了的。”

    月神淡淡的說到。

    “哦,是嗎……”

    星魂微微仰著頭,看著月神,淡淡說道。

    月神也在看著星魂,手中抓著小姑娘的一只手。

    小姑娘依舊低著頭,仿佛方才發生的一切,與她無關。

    “聽說,你去了當鋪?”

    月神,說到,兩只美麗的明眸,看了看星魂頭上的發冠。

    這是一個上等的翡翠瑪瑙,鑲金五行冠,華麗的不像樣子。

    但月神知曉,這不是星魂最喜歡帶的發冠,他最喜歡,同時也一直帶的,便是那看上去不是十分華麗,但卻昂貴異常的紫金冠。

    “自然是去了,而且也回來了。”

    星魂的眉頭挑了挑,說到。

    “那你當到了些什么?”

    月神問道。

    星魂笑了笑,反問:“你確定想知道?那可是一個十分可怕,十分恐怖的東西。”

    “可你看上去似乎并不害怕。”

    月神說到。

    “我當然不害怕,我甚至很期待。”

    星魂笑道,月神許久沒有看到星魂的臉上,擁有如此發自肺腑的笑。

    月神一雙美麗的眼眸中閃爍著極其詭異的光芒,似乎想要看透星魂的思想。

    過了一陣之后,月神才慢慢的轉過身:“即是恐怖的東西,那我便還是不要知道的好。”

    月神拉著千瀧走了。

    星魂也轉過了身,慢慢的走了。

    方才月神對他探索思想的時候,他并未用陰陽之力阻隔。

    但是月神最終還是放棄了,她或許知道了,但或許只知道了,那東西,不過就是四個字。

    可那四個字,在這天底下絕大部分的人眼中,卻絕都是一件無比恐怖的事。

    “有人讓我將這東西遞給你。”

    星魂找到了少司命。

    這是他特地從咸陽跑來蜃樓的原因,也是他當掉的另外一個東西。

    一份千里的腳力。

    是的,陰陽家的星魂,帝國的國師,替人當了一回信差。

    大司命也在,看了眼少司命手中的珠花,并沒有什么異樣的表情,扭著腰肢便走了。

    少司命拿著珠花,心中近幾年不斷回蕩的那個身影似乎更加的清晰了。

    可惜,她記得的只有那一雙明亮的眼睛。

    這珠花似乎是有些溫暖的,少司命頭上的那朵珠花在上一次失神之后,便墜落地上摔壞了,此后便不再用了。

    楊宇送的這枚珠花很小,亮紫色的花,似有點點大海般藍色的星點,中心是一顆深紫色的珠子。

    那是一顆紫色寶石,被人硬生生搓成的一顆珠子。

    小手指長的細長簪子,承載著這朵美麗的珠花。

    簪子是混合的金屬打造的,通體竟也是泛著淡淡的紫色。

    在少司命握著這只簪子的時候,其體內的陰陽之力似乎被輕輕撥弄了一下。

    少司命順著這股悸動,調動了陰陽之力,施展了一個基本的陰陽咒術。

    然后,整個房間,都布滿了鮮花,如同滿天星辰。

    少司命一向古井不波的眼眸中,產生了一絲漣漪。

    雖然只是最基本的陰陽術,但是想要覆蓋這么大的范圍,卻也是要消耗她不少力量的。

    可是她明明,之消耗了一朵花的力量。

    星魂的瞳孔微微收縮了起來。

    他有些后悔將這珠花給少司命了,但想想,如果不給的話,恐怕后果會很嚴重。

    看那羅網,就知道了,雖然他不敢確定,對方有沒有這個本事,將陰陽家也滅一半,但是滅他肯定是簡單的。

    他不敢冒這個險。

    少司命的新忽然亂了起來,那些花,并非是隨意的組合。

    她在里面看見了令她心動的畫面,所有少女,都抵抗不了的畫面。

    任何一個男人,用如此手段去追一個女孩子,終究都會成功的,沒有女孩子能夠抵擋。

    尤其是,少司命雖強,可實在是單純了些,怎么能夠擋得住楊宇這多如繁星般的種種手段。

    花海消失了,少司命眼神中有些甜蜜的,將發簪插在了頭頂,仿佛感覺自己與那道人影融合了。

    但是她的心中卻莫名升起了一股嗔怒。

    他為何不親自過來,替我戴上珠花?

    下次見面,定是要好好懲戒一番的。

    一向恬雅的少司命,心中卻是有了一個不太恬雅的小心思。

    星魂轉身離開了房間。

    他一向知道少司命是喜歡發呆的,所以當他看見少司命的一雙眼睛,再度失去了焦點的時候,便離開了。

    他知道,少司命這是又在發呆了。

    但是極少見的,少司命在發呆的時候,嘴角是微微勾起的,顯然是在想一些不錯的事情。

    是因為那枚珠花?

    要不要,告訴少司命,那枚珠花的主人是誰?

    少司命并不知道,她錯過了一個現在就能夠知道,那一雙明眸的主人,究竟是誰的機會。

    不過故事總會發生的,她雖只認得楊宇的眼睛,然這絕是已經足夠。

    真正的認識一個人,豈非就是要記住他的眼睛?

    人的面貌會變,但眼睛,卻是極難有很大變化的。

    天降熒惑之石,農家發出了神農令。

    一切似乎是個巧合,但這巧合的背后,似乎總是有一些人的身影在晃動。

    楊宇又出去了,同時出去的還有大林和老林。

    整個當鋪又只剩下了小林一人。

    這種情況小林已經早就習慣了。

    但是來當鋪的客人卻是有些不習慣,尤其是經常來這里當米的客人們。

    老林在走之前,帶著小林到隔壁街的綢緞莊做了一身衣裳。

    咸陽城的綢緞莊自然是有極好的綢緞的,就好像現在小林身上穿的衣服,陽光的照耀下,竟然能反射出一種十分柔和的光芒。

    但這卻不是楊宇所說的霓裳,而是一件男子的華服。

    樣式和楊宇身上穿的樣式幾乎是一模一樣。

    楊宇常年在那家綢緞莊做衣裳,而且款式大體上就那么擊中,所以這樣式絕對是不會搞差了的。

    唯一的區別就是,這華服的號卻是小了許多——是小林的號。t21902181
开码现场直播开奖结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