親,雙擊屏幕即可自動滾動
第一千四百八十七章 寧玄機的選擇
一本讀|WwんW.『yb→du→.co
    大羅天的情況讓楚休感覺有些兇險。

    之前楚休一直都感覺是自己這邊在掌控一切,聯合眾人,絞殺黃泉天等等,但實際上到了最后,被動的卻仍舊是他們。

    道尊等人立刻便想要回到大羅天去救援,那邊也沒有九重天的存在,他們還是有機會的。

    但楚休卻是看向陸三金,沉聲問道:你離開之時,黃泉天的那些人究竟在干什么?只是單純的殺人嗎?”

    陸三金搖搖頭道:“并不是在殺人,而是他們分別攻占了東西南北四域的龍脈所在之地,打開龍脈,吸納著其中的力量。

    南域的龍脈之地就在天魔宮內,所以天魔宮才會成為攻打的目標,要不然左丘梁宮主無法移動,也不可能主動出手。”

    楚休點了點頭,嘆息了一身跟,看向天魂道:“遲了,吸納到足夠的龍脈之力,他應該就要回來了。”

    天魂也是點了點頭道:“的確是遲了,之前他便派人在下界偷偷摸摸的吸取龍脈之力,但被你所發現,現在他已經大張旗鼓的攻占大羅天,而大羅天內的龍脈強度,可是要遠超下界的,現在我們就算是趕回去,也是無用的。”

    黃泉天內的命魂究竟需要什么?之前楚休不明白,但現在經過多個線索的推斷,還有孟星河這邊的研究,楚休差不多已經知道了。

    黃泉天是陰面,下界和大羅天等地方是陽面。

    而五百年來,命魂本身可能都已經被黃泉天所同化了,所以黃泉天進好進,出卻是不好出。

    命魂想要出現在陽面,需要的自然也是陽面的力量,而陽面的力量最濃郁的地方在哪里?就在龍脈之地內。

    對方既然孤注一擲,把所有的力量都給放出來,顯然這次他已經吸納到足夠的力量了。

    世尊在一旁皺眉道:“二位,你們說的究竟是誰?誰要回來了?

    不是貧僧多疑,而是貧僧早就感覺有些不對了。

    黃泉天雖然是被我們所打開,但我為什么感覺,你們對于黃泉天的了解,甚至比我們還要多?”

    都到了這種時候,不論是楚休還是天魂,都沒有隱藏的必要了。

    況且接下來他們還要面對命魂,當命魂出現的一瞬間,不用解釋他們也會知道的。

    所以天魂直接冷笑了兩聲道:“誰回來了?當然是獨孤唯我要回來了。”

    眾人頓時一愣,世尊疑惑道:“您不就是獨孤唯我嗎?”

    天魂淡淡道:“我是,他也是,準確點來說,他比是的更多。

    和尚,你們的先祖還是想的太簡單了一些,一個連殺都殺不死的人,你們以為靠你們就能夠把他真正的封禁?

    你們以為五百年前你們真正擊敗了獨孤唯我,并且將他封禁?你們想的太簡單了一些。

    道士,你可還記得你們三清殿遺留在下界的一氣化三清的分魂秘法?可能現在你們三清殿自己都不會了吧?

    魔主不敗。他雖然沒贏,但卻也一樣沒有敗!”

    在場這些九重天強者都不是白癡,天魂都已經說的這么直白了,他們當然知道是怎么回事。

    一瞬間,三人看向楚休和天魂的目光都帶著濃郁的警惕之色。

    老蠻王則是一臉的疑惑。

    他對于五百年前的種種風波只是聽說過,但細節他還當真是不清楚。

    道尊冷聲道:“天地二魂常在外,唯有命魂獨往身。

    既然黃泉天的那位是獨孤唯我更多,那你們便是天地二魂嘍?”

    天魂淡淡道:“別這么警惕,我只是曾經是。

    你們三清殿對于元神魂魄一道的研究可不少,你自己來說,一個人的分魂若是跟另外一個分魂無法共享意識,甚至是單獨誕生了一個意識,那他究竟算是分魂,但是單獨存在的生靈?

    你再看看楚休,他身上可有一絲屬于獨孤唯我的氣息嗎?

    你們不想看到黃泉天降臨,我們也一樣不想看到獨孤唯我重新降臨。

    你們不想死,我們卻也一樣不想死!”

    “那如今,我們又該怎么辦?”

    沉默半晌,道尊忽然問道。

    楚休沉聲道:“拼!集合所有力量拼!這種時候除了拼,沒有其他的辦法。”

    世尊聞言立刻將目光轉向鐘神秀,雙手合十沉聲道:“尊駕這次能否出手幫助我等?

    獨孤唯我自黃泉天而來,看他弄出來的這些妖鬼邪魔便知道,他已經不能算是‘人’了。

    等到他下界,他勢必會為整個上下兩界帶來災難浩劫的。”

    鐘神秀淡淡道:“他的出現徹底擾亂了規則因果,我會出手,但卻打不過。”

    在場的眾人頓時一愣。

    鐘神秀不論是在楚休還是在道尊等人的眼里都是神秘無比的,結果誰承想他現在竟然這么干脆利落的說,自己打不過獨孤唯我。

    “尊駕又沒見過獨孤唯我,為何知道自己打不過他?”世尊疑惑道。

    鐘神秀道:“我見過他。”

    楚休望向天魂,天魂搖了搖頭,顯然他在記憶中是沒有找到關于鐘神秀的記憶。

    鐘神秀淡淡道:“超脫在因果之外的存在,我都無法勝過,哪怕暫時勝過,以后也勝不過。”

    說著,鐘神秀指向楚休跟天魂:“你們都是超脫因果之外的存在,命魂也是,還有東海的道士,他算半個。”

    “對了,還有寧玄機前輩!”

    世尊將目光望向楚休:“楚教主,當初寧玄機前輩是跟著一起離開的,你可知道寧玄機前輩究竟去了哪里?”

    楚休搖搖頭道:“我雖然知道寧玄機前輩去了哪里,不過這次的事情我卻不保證寧玄機前輩會不會插手。

    他所追求的境界,已經超乎你我的想象了,甚至已經不在你我這方世界的因果當中了。”

    寧玄機跟五百年前的獨孤唯我一樣,追求的都是武道上的真正超脫。

    甚至寧玄機都想要自創一個世界,自封為神,心可是大的很。

    下界江湖的恩怨,哪怕涉及到了真武教,楚休都不敢肯定寧玄機會不會插手。

    最重要是上次楚休離去的時候寧玄機正在體悟兩界融合時的場景,此時他還沒有出現,那應該就是處于閉關狀態當中。

    這種時候楚休若是去打擾他,貌似有些不太好,若是把寧玄機給激怒了,那可就有趣了。

    這時遠處的陸長流卻是忽然開口道:“楚教主其實可以去試試。

    我雖然跟祖師接觸的時間還沒有楚教主你長,不過根據祖上所留下的典籍便知,祖師其實是一個面冷心熱的人。

    道門清靜無為,不喜歡管閑事,但卻不代表天塌下來也不會管。

    楚教主你只需要把眼下的情況跟祖師說一遍,不用勸說,如何選擇,就讓寧玄機祖師自己來選好了。”

    楚休想了想道:“那好,我便走一趟東海,盡量早去早回,大羅天那里雖然已經遲了,但也盡量把那些黃泉天的存在全都剿滅吧,這個就靠諸位了。”

    時間不等人,安排好之后,楚休立刻按照記憶中的方位,向著東海之地行去。

    因為時間太緊,楚休這一次可沒有浪費力量,而是周身環繞著陰陽本源之力,直接以絕強的力量碎裂虛空前行著,在達到東海深處,上凡天和下凡天所交融的地方時,楚休幾乎已經耗盡所有力量了。

    之前楚休本以為寧玄機在閉關,但誰承想他卻是端坐在那兩界融合之地面前,一臉的沉思之色。

    看到楚休前來,寧玄機挑了挑眉毛道:“小子,是不是下界出了什么事情?”

    “前輩您知道了?”

    寧玄機冷笑著指了指天:“那么大的動靜,怎么可能不知道?

    不過大羅天那幫家伙也都在下界,應該鬧不出什么風浪來才對。

    現在你來找你,莫非是有些事情解決不了了?按理來說,不應該啊。”

    楚休咳嗽了一聲:“的確是有些事情解決不了了,不過卻不是下界,而是大羅天。”

    說著,楚休便也沒跟寧玄機隱瞞,把一切都跟寧玄機說了一遍。

    聽罷之后,寧玄機的面色逐漸變得古怪了起來。

    沉默半晌,寧玄機忽然罵了一句:“娘的!被獨孤唯我那老小子給耍了!”

    寧玄機和獨孤唯我不說是斗了一輩子,但也可以說是斗了半輩子了。

    之前他一直都以為獨孤唯我是真的頭鐵,在下界就說一不二,在大羅天更是要唯我獨尊,所以被人群毆了。

    結果誰承想這一切都是假象,獨孤唯我算計的,竟然比他還要深,這讓寧玄機忽然有一種智商被壓制的羞恥感。

    甚至寧玄機看向楚休的目光都有些不善,因為從某種意義上來說,楚休也可以說是獨孤唯我的一部分。

    最后寧玄機冷哼了一聲道:“小子,給我一個出手的理由。

    你應該知道,我跟獨孤唯我雖然是對手,但卻算不上是敵人。

    如今他要回來走他的路,我沒有必要去攔著,包括你跟他之間的恩怨,那也是你們的事情。

    你們內斗,我插手干什么?”

    楚休沉聲道:“黃泉天是陰面,我們所在的世界是陽面。

    現在命魂抽取了一部分下界和一部分大羅天的龍脈之力進入黃泉天內,已經導致陰陽偏離分割。

    我不知道后果會如何,但放任命魂去走自己的路,最后的結果可能便是所有人都無路可走。

    選擇權在寧前輩您的身上,若是您不想管,我現在立刻便退走,去大羅天跟命魂拼命去。”t21902181
开码现场直播开奖结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