親,雙擊屏幕即可自動滾動
第一千五百七十三章 情報(一更賀萌主低調)
一本讀|WwんW.『yb→du→.co
    馮君在澳大利亞的日子,根本就不用手機,也很少上網,不過隔三差五的他就要回國一趟,大致也不會錯過什么重要消息。

    現在國內有事找他,他選個沒人的地方,直接就用足跡過去了。

    來到莊園里,也挺平靜的,楊玉欣正盤坐在他專屬的地方修煉,她是不肯委屈自己的主兒,居然搭了一個類似于蔬菜大棚的棚子——澳大利亞酷熱難當,鄭陽可還是冰天雪地。

    馮君倒是習慣了這種季節瞬間的變換,他盯著楊玉欣看了一陣,等著她功行圓滿的時候,才出聲發問,“急著叫我回來,發生什么事了?”

    楊玉欣緩緩睜開眼睛,嫵媚地白了他一眼,“你還記得回來?”

    “別鬧,”馮君笑著一擺手,“那邊也是正經事,我找到了一個合適架設聚靈陣的地方。”

    楊玉欣聞言卻是一驚,“不是說不往國外傳嗎?”

    馮君不以為然地回答,“那個地方資源太好了,咱借來用用嘛,家里的資源可以慢慢來,國外的……用一點就是一點。”

    楊玉欣長出一口氣,“你這么想,我就放心了。”

    她對馮君的強大,有比較明確的認知,但是她也格外明白體制的力量,一點都不想看到這二者發生沖突。

    然后她從納物符里取出一疊紙來,遞給了馮君,然后沉聲發話,“聽說這是你要的。”

    馮君接過紙張掃了一眼,第一眼就注意到了那行字,“沃爾夫?皮特,男,47歲,澳大利亞移民局局長……”

    他訝異地看她一眼,隨口出聲發問,“哪兒來的?”

    一邊問,他就一邊看了起來。

    “還能是哪兒來的?”楊玉欣揚一揚眉頭,“當然是門口那幫人送進來的。”

    “咦?”馮君納悶了,又看她一眼,“他們知道我在澳大利亞了?”

    “不一定能確認,但是那個‘時捷’肯定跟洛華有關,”楊玉欣笑了起來,“你以為那幫人傻嗎?洛華、時捷、有馮君……再加上索菲亞,你也就是欺負外國人不懂華夏詩詞。”

    馮君的疑惑還沒有消除,他眉頭皺一皺,“直接就送進來了?沒有提要求?”

    “肯定不可能直接送進來,”楊玉欣悠悠地回答,“人家連電子版都不給,只給紙質的,非常小心,他們想見你,但是被我們回絕了。”

    “這個我想得到,”馮君點點頭,莊園里不但有楊玉欣,還有喻輕竹,頂住一些壓力沒問題,但是他想象不到的是,“那他們就把這資料給了你們?”

    “他們當然想要好處,但是我們不會給,”楊玉欣淡淡地回答,“而且,也有人知道你為華夏做了些什么,最后還是送進來了。”

    這話是持平之論,馮君真的為華夏做了不少事情,別說萊克星頓號護衛艦了,哪怕他從白瑞制藥順回來的那個頭盔,都有相當的研究價值。

    不過,能讓這些人無條件交出這些資料,楊玉欣他們肯定也費了不少辛苦。

    當然,林美女等人送來的資料,也是相當的詳細,光是沃爾夫局長一家人的相關信息,就羅列了整整五張紙,西蒙尼一家的信息是四張紙。

    紙上的消息多為陳述句,頂了天也是“疑似夫妻不和”之類的推測,基本上沒有情報提供者的主觀想法,非常客觀、不偏不倚的情報。

    而且這些消息,基本上屬于從公開或者半公開渠道就能搜集到的,沒有特別敏感的,最敏感的也就是沃爾夫局長捐了一筆錢,讓自己的女兒上了邁國的名校。

    這是鼓勵我殃及家人嗎?馮君搖搖頭,成年人的世界果然是殘酷的。

    不過他也沒再在意,而是抖一抖手上的資料,“就這倆人?那邊的移民局很多人……哪怕給不了太多消息,少給點也行呀。”

    “肯定不止這倆,”楊玉欣搖搖頭,“聽他們的意思是說,聽說你在調查這兩個人,所以就提供這兩個人的信息,其他人的信息……就不給你了。”

    “我可以交換,提供給他們一些好東西,”馮君搖搖頭,他本來也沒想占便宜——占這種人的便宜?那是他腦子壞掉了!“其他人的消息我也要。”

    “那你去交涉一下吧,”楊玉欣笑一笑,“正好也能讓他們知道,東西是送到了你手里……我直接出面的話,終究不太好。”

    于是馮君就出去,找到了林美女,表示出了自己的意思。

    林美女最先關注的,當然是交換的問題,“你能提供給我們什么?”

    “這個暫時不方便說,”馮君搖搖頭,“我需要一個密封的、大號的運輸車輛,能裝下密封的集裝箱,還要能實現全方位的信號屏蔽。”

    林美女的眼珠一轉,“是響尾蛇15型綜合信號處理車嗎?”

    馮君怔了一怔,“你們知道了?不過你說的型號我不是很懂。”

    林美女直接回答,“相關的運載車輛我們已經準備好了,距離這里不到五公里。”

    馮君摸一摸鼻子,哭笑不得地搖搖頭,“你們倒是對我有信心。”

    “那是當然,”林美女毫不猶豫地回答,“對誰沒信心,也不能對您沒有信心,不瞞您說,為了這個綜合信息處理平臺,我們的同事已經付出了很慘重的代價,收獲并不多,您這一出手……直接把車帶回來了。”

    馮君對她的恭維也不是很感興趣,“那么,其他人的資料是不是也能給我了?”

    “其他人?”林美女的眉頭皺一皺,想一想之后發話,“你認為我們還有?”

    “那是當然了,”馮君有點惱怒,“你不會告訴我說沒有吧?”

    “你能這么想,別人也會這么想,”林美女一擺手,目光中大有深意,“誰讓你只查他倆的?所以,只能給你兩個人的資料……夠用就好。”

    馮君怔了一怔,然后試探著發問,“是擔心收集資料者的安全?”

    隨著跟這些人接觸,他對相關部門的工作,其實已經很有一些了解,別的不說,就說他拿到的那九張紙,看起來都是公開信息,但是想收集齊全,也不是那么容易的。

    更別說有些隱晦的信息,一般人基本不可能接觸到,如果他真的使用了那個信息,相當于就暴露出了那個情報提供者。

    所以林美女給他提供的信息,必然是經過了篩選的,他相信那兩人的信息,絕對不止這一點,但是人家要保護線人,當然,這也是因為……這些信息就夠用了。

    林美女見他說得通透,倒也沒有否認,而是很干脆地點點頭,“你說的有一定道理,但也是為你好……你本來只查他倆的,忽然間又掌握了其他人的**,別人會怎么看你?”

    馮君秒懂,若有所思地發問,“他們可能猜測,我跟你們有關?”

    如果是這個因素的話,他還真不好再多要資料了,洛華的神異,現在應該已經被境外的情報機構關注到了,如果澳大利亞道觀還有華夏相關部門背景的話,可能遭遇到更多麻煩。

    “那肯定的呀,”林美女一攤雙手,“為你好,也為我們好……以你的能力,這兩人也夠了吧?”

    “夠了,”馮君點點頭,他多要一些資料,無非是想把過程設計得合理一點,但是對方有這樣的考慮,他也不會再強行要求了——多聽專家的建議,總是沒錯的。

    當天晚上,他將信號車放進那個封閉集裝箱之后,又回到了阿姆斯丹。

    他神出鬼沒的,一般人也注意不到,不過回來沒多久,索菲亞前來找他,一副喜笑顏開的樣子,“總算出現了,找你兩趟了。”

    馮君眨巴一下眼睛,“什么事情?”

    索菲亞壓低了聲音發話,“有人通過華夏人找到了我,希望我出手,把西蒙尼弄下去,作為回報,他會辦好我的移民手續……”

    這個“有人”,是西蒙尼的副手皮納特,皮納特對西蒙尼不滿已經很久了,尤其是他認為,正是西蒙尼調過來,才阻擋了他的升遷之路,否則這一攤早就是他說了算了。

    事實上,皮納特對華夏人一直就比較友好,還幫華夏人辦過一些事,可以說他跟西蒙尼的政見就不合。

    這一次,西蒙尼故意招惹索菲亞,讓他看到取而代之的機會——那位可是擁有神秘的守護力量,你一介凡人,得罪她做什么?

    因為他在華夏人里口碑不錯,正好就通過華夏人傳話了。

    馮君的眉頭皺一皺,“他確定西蒙尼出事,自己就能上去?”

    “這個倒是未必,”索菲亞顯然也問過這個問題,“關鍵是西蒙尼跟他的關系太差了……他也說了,就算不是他坐上那個位子,起碼在繼任者到來之前,他肯定是臨時代管。”

    馮君沉吟一下之后,再次發問,“他知道邁國政府和沃爾夫局長的因素嗎?”

    “知道,”索菲亞點點頭,“但是他也說了,他的工作,不需要別人來指手畫腳!”

    頓了一頓之后,她出聲發問,“他想跟我見個面,咱們一起去嗎?”

    “沒必要,”馮君搖搖頭,“解決了西蒙尼就行,我倒是想知道,皮納特有膽子反悔沒有。”

    (第一更,賀萌主“鴨血粉絲”,月中了,誰又看出新的月票了嗎?)t21902181
开码现场直播开奖结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