親,雙擊屏幕即可自動滾動
第2193章 假人?
一本讀|WwんW.『yb→du→.co
    下午兩點,臨時詢問室內。

    “是,反正這已經不是什么秘密了,無所謂吧!”現任天勤集團禮儀部副主管的伊琴說道,“你們說什么都好,但有幾點你們必須知道:第一,那個時候,朱喜城董事長是孤家寡人一個,不能管我叫小三!

    “第二,我當時也沒有男朋友,更沒有結婚,所以,這也不存在婚外情!

    “當然……”伊琴抱著肩膀說道,“由于朱董事長的特殊身份,我們也不能算作是正常戀愛,只能算是各取所需而已!

    “我知道,朱董事長有的是情人,也了解他的特殊癖好,但我沒有妄想著他會獨寵我一個,只是能圖個現實的利益,比其他人少奮斗幾年罷了!”

    看著侃侃而談,毫無遮掩的伊琴,趙玉反倒對她產生了一絲好感。至少,這個女人不惺惺作態,敢于直言。

    “不過,還有一點我需要提醒您,”伊琴又道,“既然我能登上朱董事長的游艇,就說明,我是她的內部人員,是他可以信賴的人!

    “所以,我認為,在所有人里面,也只有我的嫌疑是最小的,朱董事長失蹤之后,也只有我是最傷心的那個!

    “而其他人,都在想著自己的利益……”

    “這么說……”趙玉抓住了什么,忙問,“你對其他5名嫌疑人,有看法了?”

    “那是當然,”伊琴掏出一盒香煙,向趙玉示意了一下,然后說道,“如果不是朱韻笛非要搞什么游輪會,我也不會跟這些人見面!

    “我再告訴你一件事,”伊琴兀自點燃香煙,說道,“我現在不過是禮儀部的副主管,正主管都沒有來,所以說,這次游輪會根本不應該有我的份!

    “可是,我還是接到了邀請。結果,一上船,就發現我們6個全都在呢!這難道不奇怪嗎?

    “這肯定都是朱韻笛搞的鬼!”

    “看來,”趙玉又抓住了一個細節,問道,“你對朱韻笛也有看法了?”

    “那是當然,”伊琴用力地抽了一口,說道,“自從她接替了朱董事長之后,可就沒有我的好日子過了!

    “只有女人之間,才有赤果果的矛盾!在公司,她處處針對我,恨不得把我開除!

    “我知道,她心里特別清楚,我根本不可能是殺他哥哥的兇手,但是,她卻不能容忍我跟他哥哥有過親昵接觸。

    “不過,她要我走,我偏不走!”伊琴傲氣地說道,“我沒有犯過任何錯誤,她沒有理由把我開除!

    “所以,我就堅持了下來。

    “后來,不知道是不是工作太忙,她把我忘了還是怎么的,等我去到了禮儀部之后了,她就再也沒有理會過我,直到今天!”

    “你的意思,”趙玉問道,“是說你其實跟她并不熟了?”

    “對,她針對過我,但是我們并不熟!”伊琴回答,“你們根本不用懷疑我,昨天晚上,我跟我新聊的小男朋友視頻,一直聊到半夜一點多,你們可以去找我的小男朋友證實!”

    “……”趙玉無語。

    “一開始我還不太確定,”伊琴又道,“但是現在既然出了事,那我就直說了!我覺得,朱韻笛的墜海有可能是個計謀!

    “是她用來考驗我們的計謀,天底下,哪有這么巧的事,她哥哥墜海失蹤,她也墜海嗎?他哥哥是游艇,她就換了游輪?

    “警官,你們再好好查查,看看墜海的人真的是她嗎?會不會,她只是扔了一個假人下去啊?”

    “……”趙玉再次無語,沒想到,這個伊琴的想法竟然和苗英一樣。

    其實,昨天晚上,當朱韻笛找他幫忙的時候,他也想過讓朱韻笛假裝墜海的計劃,現在看起來,這些人個個猴精,根本騙不過他們!

    不過,伊琴還真的提醒了他,雖然有攝像頭拍下了朱韻笛墜海的畫面,可是,那畢竟是在深夜十分,而且是一閃而過。

    萬一,那個墜海的人,要不是朱韻笛呢?

    會嗎?

    想到此,趙玉趕緊從筆記本上記下,打算回頭再去仔細看看那段視頻,或者,將視頻發送給曾可,讓他們幫著做一個輪廓比對……

    接下來,趙玉又向伊琴問了幾個關于當年游艇失蹤案的問題,由于之前張猛海一直強調,只有朱喜城和伊琴動過那個藏有安眠藥的酒瓶,所以趙玉著重問了關于酒瓶的問題。

    伊琴沒有否認自己拿過酒瓶,只是說,現場的氣氛挺熱烈,她已經記不太清了。

    至于誰最有可能在酒里動手腳,她也說不出個一二三來。

    和大多數人一樣,伊琴最主要的懷疑對象,也是那個李勤,認為只有李勤有著殺人動機。

    當詢問完伊琴之后,趙玉又找到了幾名在貴賓區工作的服務人員,向他們詢問了一些情況。

    最后,趙玉沒有再繼續問詢其他嫌疑人,而是圍著貴賓區又轉悠了一圈,期間還不忘了看一眼朱韻笛房間的清理情況。

    經過幾個小時的采集,鑒證人員的工作已經接近了尾聲。

    在朱韻笛的房間內,沒有發現朱韻笛的手機,還有女秘書所說的那張能打開貴賓區所有房間的萬能卡。

    只是找到了她的房卡,和一些隨身物品。

    由于沒有清單,女秘書潘素茜也無法確認,除了手機和萬能卡,朱韻笛還丟了什么東西?

    鑒證人員告訴趙玉,說朱韻笛的房間看似凌亂,實則非常干凈,兇手應該是戴著手套和鞋套,沒有留下任何可疑痕跡。

    當然,除了關修杰的哮喘吸入器之外。

    查看完了現場,趙玉返回自己的房間,開始整理線索,一整理就是好幾個小時,直到晚上八點,這才走出房間,和苗英一起去到餐廳吃飯。

    這一次,為了避免午餐時的尷尬,他倆特意去到了游輪上的其他餐廳。

    而吃過晚飯之后,一件意外發生了,苗英的感冒突然加重,趙玉摸了她的額頭,感覺有些燙手,便趕緊拉著苗英去到了游輪上的醫護室。

    在醫護室里,醫生給苗英打了一針退燒藥,然后囑咐苗英要注意休息。

    如此一來,趙玉更是擔心,什么案情也不顧了,趕緊拉著苗英回房休息,給她用熱毛巾捂額頭,倒水喝藥,好生伺候……

    整整守了一晚,知道第二天天亮,苗英這才終于退燒。

    :。:t21902181
开码现场直播开奖结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