親,雙擊屏幕即可自動滾動
第兩千五百五十四章 斬龍
一本讀|WwんW.『yb→du→.co
    杜鼎言現在心里面百味夾雜。

    他終于在心中反問自己,當初所做出的選擇到底對不對?

    如若劍山選了沈風成為劍子,那么以沈風如今展現出來的潛力和天賦,恐怕在不久的將來,能夠帶領劍山抵達一個全新的高度。

    可他這個做宗主的,卻將這么一位天才拒之門外,要說心里面沒有后悔,肯定是不可能的。

    杜鼎言看了眼身旁自己的女兒杜惜夢。

    雖說今天才是杜惜夢和韓驚宇訂婚的日子,但早在之前,他們兩個就已經住在一起了。

    不管是為了自己的女兒考慮,還是為了自己考慮,他都沒有回頭的可能了。

    一步錯,步步錯!

    有時候哪怕知道自己選擇錯誤了,也必須要一錯到底。

    掌管天劍峰的副宗主和掌管地劍峰的副宗主,目光極為復雜的看了眼杜鼎言。

    傳聞之中,能夠掌握那把巨大木劍的人,便是先祖選定的劍山未來,原本在賀北蒼將沈風帶回來的時候,如若劍山可以接受沈風,那么一切都不會這么槽糕了。

    之前,這兩位副宗主看賀北蒼還極為不順眼的,可在剛剛揭開了圣天王朝的丑陋一面,如今又看到沈風掌控木劍后,他們知道這次自己真的錯了,宗主和老祖他們也都錯了。

    身為如今劍山三長老的金牧華,目光呆滯的看著這一切,他喉嚨里不停的吞咽著口水。

    周海溢看了眼杜鼎言等人,道:“我們只能將錯就錯了。”

    聞言,杜鼎言等劍山的人,臉上的表情逐漸堅定了起來,目光不禁看向了韓北衡。

    在他們看來,唯一能夠扭轉形勢的只有韓北衡了,畢竟他們劍山的最強老祖,一直處于閉生死關之中。

    站在韓北衡身后的韓語菲和韓驚宇,臉上的表情完全僵硬住了,哪怕是他們的父親韓揚輝,也一臉不可思議的盯著沈風。

    此刻,韓北衡握著金龍令牌的手掌在發顫,他沒想到一個星源境的小子,竟然能夠一次次的出乎他的預料。

    趙燕芬收起了那把傘形狀的法寶,她嘴巴里吐出了一口氣,剛才她真的以為要面對九死一生了,可沈風最終卻力挽狂瀾,將他們從危機之中解救了出來,這根本不是一個星源境修士能夠做到的。

    可沈風這個星源境八層的修士卻做到了。

    這一刻,趙燕芬斷定,將來沈風去往三重天之后,有很大的可能會成為三重天的巔峰大人物之一。

    她沒想到有生之年,還能夠見到這等奇跡般的人物。

    曹寂和聶廣石徹底麻木了,他們兩個如今還能夠說什么?眼眸里是深深的贊賞。

    就連康伯也發自內心的欣賞沈風了,至于趙承勝依舊盤腿坐著,他好像處于一種極為關鍵的狀態中。

    秦落秋美眸里的目光看了眼沈風,她還記得當初和沈風一起在青蒼界內的場景呢!

    可如今沈風卻已經能夠參與到神元境強者的交手之中了,她整個人有一種恍惚,這是她如今見過最不可思議的人。

    曹寂等人將沈風保護在了中間,他們絕對不能讓沈風出事。

    按照如今的情況交手的話,他們還是有一定勝算的,畢竟韓北衡現在的狀態也非常不好。

    只是在他們腦中剛剛冒出這個念頭的時候。

    韓北衡的臉色猙獰到了極致,他是第一次因為一只星源境的小蟲子而這般憤怒。

    最重要,在他對這只小蟲子極為不屑的時候,最終卻被這只小蟲子給狠狠咬了一口。

    如今九龍宮殿被沈風利用木劍強行頂到了高處,韓北衡作為掌控九龍宮殿的人,他自然是受到了不小的影響,身體內血液翻騰的越來越厲害了。

    他絕對無法饒恕沈風,他將體內的玄氣集中在了心臟之上,對著沈風吼道:“小雜種,別以為今天你能力挽狂瀾,你只是一個星源境的廢物而已,這種場合沒有你參與的份,我要讓你化為漫天血滴。”

    話音落下。

    他從嘴巴里又噴出了一大口鮮血,這次不是他的舌尖之血了,而是他的心頭之血。

    這是他心臟上的血液。

    現在他管不了這么多了,只想要將沈風和曹寂等人,全部滅殺在劍山之上。

    在吐出心頭之血后。

    韓北衡將手中的金龍令牌按在了自己心臟的位置,吼道:“九霄之龍,滅殺萬物!”

    他心臟的跳動瞬間慢了下來,全身力量全部匯聚在心臟,隨后傳遞到了金龍令牌之內。

    此刻,韓北衡在變得越來越蒼老了,他臉上的皮膚,在以一種肉眼可見的速度,變得更加的褶皺起來。

    他渾身散發著一層層的金光,這是他身體內的潛力。如此不停的揮發出來,這肯定會導致他今后將無法再突破修為。

    現在,韓北衡不僅耗費了自己體內的潛力,還讓自己的壽元消耗的更加快速,他如今是徹底孤注一擲了。

    只見原本拖住宮殿的九條巨龍,自主松開了巨大宮殿,單獨朝著下方沖擊而來。

    天地間龍嘯聲不止,促使人的耳膜一陣刺痛。

    曹寂等人見沖擊下來的九條恐怖金色巨龍,他們看到一路上的空間都在極致扭曲,每一條金色巨龍之中,全都蘊含著駭人到極致的威能。

    曹寂他們面對九條金龍沖擊下來的威壓之力,身體內的玄氣流轉變得不順暢了,甚至血液都有一種要脫離身體的痛苦感覺。

    此刻,聶廣石和曹寂他們沒有把握抵抗這九條恐怖的巨龍,而身體搖搖晃晃的沈風見此,他拼命的再度和木劍取得了聯系,“噗”的一聲,在他口中吐出鮮血的瞬間。

    那把頂住宮殿的巨大木劍之上,瞬間分出了九道巨大劍影。

    每一道劍影好像都能夠斬開天地一般。

    沈風手臂朝著九條金色巨龍虛空一揮,道:“斬!”

    那九道恐怖劍影的速度,要遠遠超越那九條金色巨龍。

    “唰”的一聲。

    九道巨大劍影,同時在九條金色巨龍身上掠過。

    下一瞬間。

    那九條恐怖無比的金色巨龍,它們的龍頭同時分離龍身,朝著廣場上掉落下來。t21902181
开码现场直播开奖结果